這年頭流行粉偶像。
?
粉偶像的理由當然是千奇百怪的,例如長得特別好看,例如唱歌特別好聽,例如演技特別好,例如笑容特別純真,例如賣貨賣得特別好……
?
而一旦成為粉絲,自然是放棄思考、放棄批評,一味追捧的了,否則怎么有資格做粉絲?
?
追明星,放棄一下思考倒也問題不大,但如果追的是政治人物呢?
?
例如美國現任總統川普,就是一個擁有大量粉絲的網紅式政治人物。四年前,他用顛覆性的傳播方式,擊敗了強勁的競爭對手,登上總統寶座,繼而在幾年時間里積累了越來越多的粉絲。
?
本來按說,川普在任內發起對中國的貿易戰,又肆意打擊中國的科技企業,在國內應該是過街老鼠才對。但不知為何,我發現在社交平臺上,居然有人數眾多的川普粉絲。
?
這些川普粉絲不但對川普的為人行事高度認同,還信誓旦旦地認定這一次美國大選是因為民主黨作弊,川普才會輸的,只要不認同他們,就一陣破口大罵,不是罵你“白左”,就是罵你“腦殘”。仿佛天下間只有川普的粉絲,才是眾人皆醉我獨醒的智者。
?
問題是,川普的粉絲多成這樣,這世上真有那么多智者嗎?
?
仔細研究一下川普的粉絲群,我發現大致上分成幾類。
?
第一類,是社會達爾文主義者。所謂“社會達爾文主義”,無非是信奉弱肉強食的叢林法則,認為一切文明都是虛偽的,只有強者消滅、奴役弱者,才是天下的至理。
?
這些人看到川普在國內排斥非法移民,歧視少數群體,在國際揮舞大棒到處對抗,簡直覺得遇到了知己,覺得這個世界本來就是這樣運作的,之前只是真相被掩飾了而已。
?
這一類川粉往往也喜歡秦始皇、成吉思汗、朱元璋等等政治強人,有的甚至還喜歡希特勒。在他們眼里,只有強權和暴力是最值得追捧的。在他們的想象中,自己永遠是秦始皇的大將、成吉思汗的騎兵,卻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更有可能是鐵蹄之下的亡靈。
?
他們無視自己是韭菜的現實,固執地認定自己與鐮刀站在一起。
?
第二類,是所謂“真小人”的愛好者。
?
這一類朋友很有趣地認為,真小人比偽君子要好,而政壇上幾乎都是偽君子,只有川普才是真小人,不粉他粉誰?
?
可是,真小人真的比偽君子要好嗎?
?
說起偽君子,可能大家都會想起《笑傲江湖》里面的岳不群。可是大家如果認真想想,這本書里的真小人,例如什么余滄海、左冷禪,就真的比岳不群要好?余滄海為了辟邪劍譜殺害林家,左冷禪為了樹立權威殺害劉正風一家,這些真小人又有哪里好了?
?
事實上,每個人都是天使與魔鬼的混合體,都會有邪念與惡的一面。要當偽君子,就要壓抑自己邪惡的一面,將善良美好的一面示之于人。政治本來就你搶我奪的權力游戲,如果沒有文明的表皮,難道互相殺個血流成河,就比“虛偽的民主”要好?
?
第三類,是“政治正確”的反對者。
?
美國的政治正確,包括多元化、反種族歧視、女權主義、LGBT、宗教自由等,其實都是數十年來努力爭取的成果。但近十年來,這股政治正確的風氣確實有點兒走過了頭,甚至變成了對普通人的歧視,對普通人的壓抑。
?
尤其是歐洲對中東難民的收容造成了比較嚴重的后果,更令不少人對于“白左”、“白圣母”很不認同,覺得這種不必要的同情心只會縱容罪惡與對抗。
?
而川普的言行在價值觀上可以說是“政治正確”的敵人,旗幟鮮明地反對包容、鼓勵對立,自然也讓那些反對”政治正確“的人覺得他是自己的代言人。
?
事實上,川普的上臺,可以說正是全球化和西方社會“政治正確”的反噬。
?
然而,汝之蜜糖,彼之砒霜,“政治正確”對于西方世界來說可能是過度了,但對于國人而言卻未必。我們的社會在保障少數群體的權利,男女平等……等等方面,還有很多工作要做。
?
正如歐洲高福利政策無以為繼,并不能證明低福利無福利才是正確的。看見胖子脂肪過多,瘦子大可不必著急節食。
?
“文明、自由、平等、公正”這些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,無論在什么時代在什么地方,都應該成為我們追求的理想,而非棄之如敝屣的正確廢話。
?
說了這么多,是不是我很討厭川普?其實不是。
?
作為一個政治人物,川普的出現可謂時勢造英雄,應運而生。他在一些方面的工作做得很爛,例如防疫;但另一些方面的工作卻做得很有成績,例如中東和平。他有些話說得挺有道理,但有些話根本是胡說八道。
?
對于一個政治人物,實在不能像追偶像一樣,喜歡就覺得他什么都是對的,不喜歡就覺得他什么都是錯的。川普和所有人一樣,有優勢也有缺陷,有強項也有弱項,有做得好也有做得不好。我們批評他的政策失誤,不妨礙我們認同他正確的措施;我們不認可他某些言論,也不妨礙我們認同他另一些觀點。
?
非此即彼,不看事實只會站隊,是羊的習慣,不是人的智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