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打開社交平臺,滿眼都是H&M和棉花。

具體情況大家應該都知道,我就不重復了,大致上就是H&M發了個聲明,說抵制中國新疆棉花,然后全國的輿論都一起抵制H&M,還順藤摸瓜挖出一堆品牌例如耐克之類的,接著一眾明星紛紛聲明,要跟這些品牌解約。

看著大家抵制H&M、耐克,支持中國棉花的熱情,可能有些朋友會覺得奇怪,這些國際大品牌來中國做生意無非想著賺錢而已,為什么要做這種明擺著會得罪中國人的事,自己給自己找罪受呢?

根據這些品牌自己的說法,他們是根據一個叫BCI的機構給出的認證去采購原材料的。因為BCI認為新疆棉花的生產有所謂“強制勞動”的問題,所以他們就響應號召,不采購新疆棉花產品,不和新疆的相關企業合作。

這些跨國企業在中國做生意做了這么多年,應該很了解中國的輿論環境,知道他們這么做會引起怎么樣的反彈。難道真的如官方媒體所評論的,是“一邊造謠抵制新疆棉花,一邊又想在中國賺錢”?

很多人都說,這些跨國企業這么做是響應了歐美國家對于中國的政治判斷,是把經濟問題政治化了。但這個判斷,未免把這些做了幾百年國際貿易的外國人看得太輕了。

與傳統中國一直以來就把政治看得最重不同,從工業革命就開始做紡織品生意的資本主義國家,從來都把生意看得最重——他們不是把生意政治化了,而是讓政治為生意服務(不然怎么叫“資本主義”?)。

這次“H&M碰瓷新疆棉花”事件的背后,不僅僅是政治議題,更重要的,恐怕是重塑世界紡織制造業的一次嘗試。

根據官方數據顯示,中國的棉花產量居世界第二,而且因為產業鏈完整,已經成為世界紡織品的產業中心,對紡織品定價也有巨大的影響力。

而紡織制造業雖然是一個古老的行業,沒有什么酷炫的科技概念,卻是一個吸收大量勞動人口,創造巨額價值的產業。在中美貿易戰,全球化退潮,歐美國家努力爭取制造業回歸的大背景下,“抵制新疆棉花”不但成為一些歐美國家的政治正確,更重要的是能夠重塑全球紡織品供應鏈,讓制造業回到高人力成本的發達國家——“環保組織”都提倡“為了環保多花錢”,正好能cover發達國家高昂的人力成本。

在全球化時代,發達國家的資本不斷在全球尋找低成本的生產地,獲取高額利潤。但這些利潤即使在發達國家,也只能惠及少數人,發達國家因為制造業流失而日益空心化,最終反噬自身經濟發展。

于是,在逆全球化時代,這些國家都在想辦法讓資本重新回到自己的地頭,為自己人創造就業。可是如果沒有利潤,一切都是空話,川普到處退群說要把制造業拉回美國,結果應者寥寥,原因無他,沒錢賺。

硬的不行來軟的,發達國家的左派打出了“環保”、“人權”牌,正式希望通過“政治正確”讓人們接受發達國家的高價產品,繼而把資本和制造業搬回本國去。

所以,真的不要以為西方國家的“白左”是笨蛋,在他們“天真”、“理想化”的背后,有著一盤更大的棋。

我們在抵制H&M們的同時,別忘了讓更多企業——不管是中國企業還是外國企業——使用新疆棉花,讓紡織品制造業為中國創造更多就業和財富,才是我們想要的結果。